少时读风尘三侠,有与李靖红拂夫妇结拜的大胡子虬髯客,看到隋朝天下将大乱,便立志颠覆政府,后来其见到李世民,料定天下已有所属,遂将造反基金悉数赠送李靖参与李唐开国事业,自己前往海外发展。后至唐太宗贞观年间,东南奏称海外大胡子,入扶余国,杀主自立,国已大定。李靖知虬髯成功,便沥酒向东南拜贺。

读此,很为虬髯客海外称王自豪,简直可作为中国人开拓海外的始祖,这样的故事似乎也只有在开疆拓土的隋唐时代才会发生,丝毫不逊色西方殖民者。后来读史才知道此事出自野史小说,无法查考。而在世界历史上可考的华人海外称王的独有一人,就是清乾隆年间,祖籍广东澄海的泰国吞武里王朝创建者:郑信大帝!

郑信的父亲郑达,又名海丰,是一位被乡绅视为浪子的贫穷农民。清雍正初年,浪荡乡里的生活使郑达的身上因此少了些萎缩怯懦,多了几分放达胆识,找机会随走私暹罗的木帆船南渡到暹罗谋生。这是很需要胆量的事情,一旦被捉会被处以重刑。侥幸成功也从此将成为朝廷的“弃民”了。

他起初在暹罗首都阿瑜陀耶城的下层社会中艰难奋斗,后来赌博赢了钱,又取得了京城赌场的承包权,开始发达,于是更名郑镛,并得到了国王赐予的“坤拍”爵位。他娶了一位名洛央的暹罗姑娘,郑信的父亲的故事可说是中国人下南洋勤俭智慧发家的典型范例。

1734年4月17日郑信出生,不久,郑镛去世。郑信被财政大臣昭披耶却克里收为养子。

传说郑信出生后体型异乎常人,即以脐为中心,从头到脚的长度,与两手张开的长度相等,这是佛祖身前的体型。在泰国的华人中流传着这样一段传说:某日昭披耶却克里路过郑信的摇篮边,看见摇篮盘着一条七锦大蟒蛇,他认为这孩子必为异人,于是将他收为养子。传说极具中国神话色彩。其实昭披耶却克里当时膝下无子,郑镛住在他的领地里,郑镛死后他看到郑信长得可爱,便认其为养子。

郑信被昭披耶却克里收为养子后就和其他贵族子弟一样开始接受暹罗的传统教育。掌握了泰文、中文、越文和梵文。十三岁,他被任命为御前侍卫。二十岁时依例入寺剃度为僧。三年后还俗。不久,他被派到达府任职,很快便封爵为“披耶”,晋升为达城的军政长官。因此,人们习惯地称他为披耶达信。年轻的郑信,不但接受系统良好的教育,且勤勉好学,后来登上王位后,能够自己编写剧本、诗、歌等文学作品。此外,还精通律志和兵法,骑术高明,能操多种武器,是一位文武双全的英雄人物。

在少年时代郑信结识了一生的好友,母亲是华裔的却克里通銮,即后来曼谷王朝开创者拉玛一世。他们一起南征北战,统一了泰国。郑信一生之发迹与悲惨的结局与却克里这个名字有了不解之缘,可谓成也萧何,败亦萧何。最后郑信的生命与他开创的吞武里王朝都断送在却克里的手中。

1765年底,强盛的邻邦缅甸分兵两路入侵暹罗,势如破竹,很快便打到首都阿瑜陀耶城边。暹王匆忙组织决战,但随即被击败。缅军包围了京城。郑信闻讯率部驰往勤王救援。他奋力作战,数次打退了敌军的进攻。可是大臣们却因他擅自下令燃放大炮攻敌而一再进谗言。暹王对他也不信任。

1767年1月,暹王集中了兵力,分六路大规模出击,企望一举打破敌军的包围,谁知却惨败而归。郑信的部队负责殿后,被守城统帅关在城外,进退维谷。郑信于是拼命杀出重围,带领仅剩下的五百名泰人和华人组成的士兵,日夜兼程,向南方急速退去。路上,他两次击退了追兵。在那空那育府附近的菩三浩村的一场遭遇战中,他又利用有利地形,以少胜多,击溃了一支二千多人的缅军,缴获了许多武器弹药。

在乌云压顶的艰难时期,达信的胜利极大地鼓舞了暹罗人民抗敌的斗志,披耶达信的名字迅速地传遍暹罗各地。沿途的民众踊跃参军,不少地方官吏也纷纷带领部属前来投奔,郑信的部队迅速壮大。二月到达南方罗勇城时,已拥有了一万多人枪,还有一支战象队。

1767年缅甸军队终于攻陷大城(王朝首府)。缅甸人烧杀抢掠,把佛像上剥下的金子溶铸在一起,将皇室成员以及九万多俘虏与堆积如山的战利品如数送往缅甸。仅仅一年,大城就变成一座鬼城,人口从一百万骤减为几千人。最后缅军把整个城池付之一炬,泰国四个世纪以来的文明顷刻间烟消云散。国王波隆摩罗三世饿死于逃亡路上。于是郑信宣布自立为王。准备以南方为基地,联合各地方势力,进行抗缅的战争。

郑信决定进攻割据抗命的尖竹汶城,他攻占了尖竹汶城附近的几个村寨,又移兵征服了附近的春武里城。披耶尖竹汶终于派来了四名和尚使节,请郑信前往尖竹汶。然而这是个幌子,尖竹汶的兵马已半途埋伏,准备趁郑信渡河时发动突然袭击。幸好郑信的侦察兵得到了这一情报,于是他们改变行军路线,抄小路来到了尖竹汶城下。郑信以披耶尖竹汶是三等城市长官应亲自出城迎接一等城市统治者披耶达信为由,三次回绝了披耶尖竹汶的进城邀请;披耶尖竹汶也拒绝了郑信提出的撤走守城部队的要求,一场大战已势在难免。

也许郑信早就听说了中国巨鹿之战的故事,他也象巨鹿之战前的项羽一样,下令将行军锅全部砸掉。他告诉士兵们:“今晚一定要拿下尖竹汶,到城里吃饭,否则只好饿死!”他骑着战象,率先向尖竹汶城冲去。激战中,座象受了伤,象奴担心他的安全,将大象往后赶。郑信勃然大怒,举刀要杀象奴,象奴慌忙求饶,用匕首刺向象背。大象负痛狂奔,一下子把城门撞开了。郑军士兵趁机一拥而入,攻占了尖竹汶城。

紧接着尖竹汶的攻占,达叻城也宣布效忠于郑信。这样,暹罗东南沿海地区便全部统一于郑信的旗帜下,抗缅复国有了坚实的根据地。经过一番准备,1767年10月,郑信率领拥有百艘战船的大军开始挥戈北伐。当时的形势极有利于郑信所领导的这场正义战争:缅甸侵略军烧杀抢掠的暴行已激起暹罗人民的共愤,郑信的军队得到了各阶层广泛的支持;缅甸当时正与中国交恶,其侵暹主力部队已调回国以应付清朝军队的进攻,只留下一支部队在阿瑜陀耶城附近的重镇三株菩提树。因此,郑信的军队所向披靡。

11月6日,他们顺利地攻下暹奸乃通因镇守的吞武里城,直指阿瑜陀耶城。留守的缅军大将苏基着了慌,急忙派副将蒙耶率兵前往堵截。可是蒙耶被郑信浩浩荡荡、士气旺盛的大军吓蒙了头,不战而逃。苏基无奈,只好自己上阵抵挡。结果也是螳臂当车,只好举旗投降。郑信顺利地收复了阿瑜陀耶城,距阿城陷落只有六个月的时间。

郑信光复阿瑜陀耶城后采取了一些措施以收揽人心。他收留、安抚旧王朝幸存下来的皇亲贵族,又派人寻找并发掘出先王的遗体,为其举行了隆重的火葬仪式,对旧王朝的官吏,也尽量给予安置,还散财施食于民众。

鉴于阿瑜陀耶城已被缅军烧毁,只剩一堆残垣断壁,京城一带的人民也十之八九被缅军掳住缅甸,人烟稀渺,因此郑信决定将首都迁往吞武里城。12月28日,年方三十三岁的郑信被部下拥戴为暹罗国王。因建都于吞武里,史称吞武里王朝,郑信也因此被称为“拍昭恭吞武里”。

如今泰国保留了许多当年郑信战斗、生活过的历史胜迹和各个时期人民为纪念他而修建的寺庙。中、泰两族为了缅怀郑王的功绩,遂择定在吞府大罗门圈上铸造郑王铜像。郑王跨骑御马,身披战衣,右手高举指挥剑,左手紧握马缰,作亲征状,面向东方的尖竹汶府。

纪念铜像自马足到指挥剑的右手,高4.20米。泰国政府于1954年4月17日,正式为郑王铜像举行落成朝祭大典,并有两日连宵文娱活动,第九世王普美蓬能够理智正视历史,亲临主持铜像揭幕与朝祭仪式。碑的正面刻着“此碑为纪念郑王大帝和增进他的荣誉而建。他是泰国的好男儿。”

同年的12月28日,为郑王登基纪念日,泰王陛下复亲临主持献花圈朝祭仪式。自此以后,泰国政府就定于每年的12月28日举行郑王朝祭大典,1982年,一条泰国最长的公路桥跨过湄南河兴建完成,它被命名为“达信大帝桥”……

在郑信的祖籍中国广东省汕头市澄海区华富里村,流传着郑信的种种传说。郑信送给乡亲十八大缸礼物,郑皇的乡亲们启程回国,在回程的船上,众人急于知道郑皇赠送了什么礼物,便打开了陶缸,只见缸中装的竟是咸菜,一连打开17缸,缸缸如此,一气之下,郑皇的乡亲就把这些陶缸推进了大海,只留一缸带回来作纪念。最后的那一缸咸菜被带回到华富村,郑皇的亲戚取出咸菜时,却发现,里面的咸菜很少,下面竟然都是金银财宝。原来郑皇怕乡人路上遇到海盗,便在缸口盖上咸菜以掩人耳目。乡人见状懊悔不迭。

华富村郑氏氏宗祠门侧有一副对联:曾与帝王为手足,欣收天子作门生。这座老宅建于清雍正年间,门内两间三合土的房子已经破败,早已无人居住。郑信的父亲郑达就出生在这里。而郑信的衣冠墓则在村外一个池塘旁,被澄海市政府列为文物保护单位。

许多泰国首脑和华侨都曾来到这里祭拜过郑皇墓。1998年,泰国诗琳通公主专程来到这里拜谒郑信衣冠墓,并将一顶金绢制皇冠送给当地政府,随同的泰国华侨还赠送了一尊郑皇骑马铜像,仿曼谷吞武里广场上的巨型郑皇铜像制成。

如果不是郑信王,泰国今天的版图就很可能是四分五裂的。在这一点是足可以媲美中国五代统一先驱周世宗,而结局却远比世宗更惨烈,曼谷王朝有非常的圆滑狡诈,却没有赵宋王朝的宽容大度,这位给泰国立下不世功勋的英雄,连后代也被斩尽杀绝了。但是郑信驱逐缅甸侵略者,光复统一国家的光辉业绩永远为泰国人民所缅怀。泰族立国共历4个王朝50位皇帝,其中只有5位业绩卓著者被谥为“大帝”,郑信便是其中之一。

在近代的东南亚历史中,华人开发建设的汗水与保卫国土的热血是有目共睹无法泯灭的历史,可以说没有华人就不会有真正意义上的东南亚历史,这是靠转嫁社会矛盾的政治谎言,与反华运动所无法改变的真实。华裔郑信的吞武里王朝与兰芳共和国同是中国人的骄傲,将永远铭刻史册!

首页社会